您好,欢迎来到机电在线!

服务热线:0571-58106888
机电在线首页

机电在线

张朝阳变淡定:成功是“诅咒”

提示:

“两年前大家都在玩微博,当时我们也在拼命的想把搜狐微博做起来。但现在发现,不用跟新浪竞争了,因为现在大家都在玩微信。

  “两年前大家都在玩微博,当时我们也在拼命的想把搜狐微博做起来。但现在发现,不用跟新浪竞争了,因为现在大家都在玩微信。这是我”闭关“出来后,发现的最大的一个变化。”


  近日,搜狐掌门人张朝阳做客《杨澜访谈录》。在闭关一年多后,没有人对张朝阳的复出表示惊讶,因为这样若即若离的游戏,他以前又不是没玩过。而这次镜头前的张朝阳,首次坦露心扉,进行深刻的自我剖析,展现了一个成功者的另一面:成功是一种“诅咒”——一个外人可以想象却不能体会的烦恼。


  “我曾说我是中国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媒体的宣传、社会的尊重滋养了我的虚荣和自我膨胀,这种傲慢的程度可能是我见到其他的明星和名人都没有的。”“我到现在还没结婚,这都是出名闹的。”


  “往往成功者可能要求事物必须按自己的意图和想法去完成,更加倾向于完美主义。认为好像我可以活150岁。我这种快乐的生活是会永远继续下去的,其实人生是会幻灭的,这也让我产生了危机。”


  这是张朝阳自称的“成功者的诅咒”。在他看来,所谓“成功者的诅咒”很大程度是来自一路走来累积下的种种光环,恰恰是这种“天之骄子”式的成功令其对自己的聪明才智相对自负。当这个超级自我出现的时候,他对外界的感恩的心就没有了,认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IT骄子、清华尖子生、麻省博士后、搜孤创始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英雄……回顾张朝阳一路走来的光辉足迹,成功与名誉始终相伴而行。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一个没有能力的人不可能赤手空拳在短短十多年间建立起市值3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


  在成功风光背后,张朝阳经历的是难以想象的艰辛。当他拎着两只箱子回国创立搜狐,张朝阳为了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曾与华尔街、董事会进行过长时间的博弈,而长时间的精神压力以及对于失去公司的恐惧让这位互联网英雄备受煎熬。


  至今回忆起来,张朝阳仍显得有些心有余悸:“从1999年到2003年,我花了4年的时间,把董事会本地化。在四年的过程中,无数的权术斗争。我当时最害怕什么?最害怕我的董事都到一个城市吃午饭,因为几个美国人在一起午饭,说着说着就把你CEO说没了。”


  在媒体描述中,张朝阳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是在2008年,搜狐获得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当时还推出用户数庞大的搜狗输入法,网游也做得有声有色。那一年,张朝阳46岁,在福布斯富豪榜排名123位,拥有28.9亿美元个人财富的单身男人。


  面对众人恭贺,张朝阳摇身一变,把公司交给一群高管去打理,自己却把时间花在看书、音乐、蹦迪、登山等户外运动上,并且注重养生,坚持每天做瑜伽,很少吃肉,即使在炎炎夏日,他也绝对不喝冰水,他还曾决心要活到150岁。他总认为,钱越多,自由度越大,人就会越幸福。


  “我是真的什么都有,可我居然还这么痛苦。后来我就发现,幸福跟钱多少,真的是没有关系。”如今,张朝阳的幸福观改变了,对工作也有了全新认识,“看到被李彦宏超越,我心里的不愤,现在真没有了。”


  “以前我认为享乐太有意思了,所以我就说什么时候退休算了,把搜狐交给别人来打理,然后整天坐着大飞机去巴黎喝咖啡,或者到沙滩打排球。后来我发现,我们每天的工作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我们生命的存在。”


  在风云变幻的互联网世界中,搜狐被外界称为“万年老二”,总被后来者居上。微博和微信就是例子,不计代价的推动搜狐微博,却以失败告终,再后来腾讯微信的火爆,更让搜狐望洋兴叹。“微博和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如同1999年QQ崛起时挨打的情形。”


  如果回到两年前,2010年夏天,张朝阳结束在中国南部的几个城市独自旅行,决心重新出山,再造搜狐。那时的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还会说:“如果有一天,搜狐和我本人成为过去时,那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我不希望被人遗忘,不希望成为一个过去的传说。如果有一天,有人跟我说,算了算了,老头你别跟我们玩了,那我就是被淘汰了,我的生活就从舞台中心偏移了。我不待见这个。”


  那时的他对成败还有虚荣心,如今张朝阳变谈定了,“互联网都需要一代一代人来推动,我是完成了中国互联网的原始推动。到后来不断地有更强的人来做,或者是更幸运的人来做,我觉得挺好。”


   


(责任编辑: 陈晓燕 )

“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若本网有部分文字、图片等侵害了您的权益,本网深表歉意,请您立即将侵权链接及侵权信息邮件至我们的版权投诉QQ:2210651293,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并解决。”